对迷信的本能欲求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最近我参加了中央电视台一个辩论节目,主题是外星 人有没有到过地球。相信外星 人到过地球的 主要嘉宾是一位来自台湾的 电视主持人,现在也在大陆的 卫视主持百科节目。他据说去过180多个国家,自称是一位“考古学家”,而他满世界“考古”的 目的 ,似乎就是为了证明外星 人到过地球。果然,在节目拍摄过程中,这位电视“考古学家”不断地出示各种各样的 实物或图片,声称它们不可能是古人造得出来的 ,只能归功于外星 人:在青海“外星 人遗址”找到的 神秘管状物、埃及金字塔、复活节岛石像、纳斯卡线条……

他自己觉得神奇无比的 ,就以为别人都会和他一样百思不得其解。其实在专家看来,他出示的 这些证据都没有什么神秘、难解之处。青海的 “神秘管状物”经地质学家化验分析,发现乃是沉积而成的 铁矿石,并不含有地球上没有的 “外星 元素”。埃及金字塔、复活节岛石像、纳斯卡线条无疑都是古人建造的 。在尼罗河岸遗留着当年为建造金字塔开采石头的 场地,至今在那里还可以找到开采了一半的 石头和当时使用的 工具;考古学家曾经用古埃及技术仿建金字塔,并在金字塔附近挖掘出了建造工人的 营地、墓地和尸骨。在复活节岛上也遗留着采石场,用来雕刻石像的 石斧和一些石像半成品还扔在那里;考古学家多次组织人马,用原始的 办法搬运、树立起了石像。在纳斯卡线条的 尽头的 地下,还残留着当年供绘制线条定位用的 木桩;美国肯塔基大学的 研究人员曾经用当时的 方法很快就绘制出了类似的 大型线条图案……

这位电视“考古学家”对此不以为然,认为这些观点都是过时或外行的 ,似乎那些多年潜心研究的 专家的 见解还不如一位“到此一游”的 观光客。即使这些遗迹真有未解之谜,就能说它们是外星 人造的 吗?为什么不留待以后的 科学研究?即使你坚信科学永远无法给出解释,为什么不说是超人、神仙、鬼怪造的 ?对外星 人的 信仰,与对超人、神仙、鬼怪的 信仰并无不同,都是一种迷信——没有证据就盲目地相信。

现场的 观众大部分都举牌表示相信外星 人到过地球。并不是这场节目的 观众素质就特别差,我参加过多场类似的 节目录制,观众都是如此。古人普遍相信鬼神,今人则流行相信外星 人或类似神秘的 东西。迷信在古今中外都如此盛行,让人怀疑那是否是人类与生俱来的 一种本能。人们本能地要为事情的 发生找出原因,在自己难以理解时,迷信的 解释也聊胜于无。即使在明知有科学解释时,也宁愿继续迷信,因为幻想通常要比事实更让人感到舒服。受过良好教育的 人,甚至包括部分科学家,也难以摆脱内心对迷信的 欲求,例如对另类医学的 推崇,对神灵的 崇拜——在美国,有40%的 科学家、7%的 国家科学院院士,还相信神的 存在。

迷信有其生理基础。2002年,瑞士神经生物学家找了20名迷信者(迷信神、鬼、阴谋论等等)和20名不信者,让他们看一系 列的 幻灯片。这些幻灯片显示的 都是人脸照片,有的 是真实的 人脸,有的 则是用不同人脸的 不同部位拼凑出来的 。结果表明,迷信者更容易把那些拼凑出来的 脸当成真实的 人脸。然后,研究人员让实验对象服用一种能够增加大脑中神经递质多巴胺的 含量的 药物,再用一组新的 人脸重新做实验。这一回,所有的 实验对象都更容易把拼凑的 人脸当成真实的 人脸。这意味着大脑中多巴胺含量高的 人更容易以假当真、无中生有,也就更容易迷信。

如果迷信有生理基础,那么有没有迷信的 基因呢?美国国家卫生院的 遗传学家怀疑一个叫VMAT2的 基因和迷信有些关系 。这个基因调节人脑中多巴胺、5-羟色胺、肾上腺素、去甲肾上腺素等神经递质和激素的 含量。这个基因有不同的 版本,其中一个版本会增加这些神经递质、激素在大脑中的 含量,而心理测试表明,具有这个版本的 基因的 人最迷信。

如果迷信是一种本能,它是怎么进化来的 呢?在人类进化的 早期,迷信的 人可能有某种生存优势。在一个充满风险的 环境中,疑神疑鬼不失为一种保护自己的 好办法。一有风吹草动,迷信的 人就会当成不祥之兆被吓跑,不迷信的 人在多数情况下可以嘲笑迷信者的 胆小怕事,但是万一真有狮子躲在草中,就要付出生命的 代价。迷信在人类社会中还可能有别的 积极作用。比如,它能够提供心理安慰、凝聚人心、激发士气。

但是,时代早就变了。在现代社会中,人们已无需借助迷信来保护自己,在许多情况下,迷信起到的 是破坏作用,应该尽量避免。例如,对另类医学的 迷信危害健康,对鬼神的 迷信妨碍科学教育,对风水的 迷信损失钱财。但是不幸的 是,我们还长着一颗石器时代的 大脑,要人们抗拒本能,学会理性地看待事情,是一项艰难的 使命。

2010.1.25.

他自己觉得神奇无比的 ,就以为别人都会和他一样百思不得其解。其实在专家看来,他出示的 这些证据都没有什么神秘、难解之处。青海的 “神秘管状物”经地质学家化验分析,发现乃是沉积而成的 铁矿石,并不含有地球上没有的 “外星 元素”。埃及金字塔、复活节岛石像、纳斯卡线条无疑都是古人建造的 。在尼罗河岸遗留着当年为建造金字塔开采石头的 场地,至今在那里还可以找到开采了一半的 石头和当时使用的 工具;考古学家曾经用古埃及技术仿建金字塔,并在金字塔附近挖掘出了建造工人的 营地、墓地和尸骨。在复活节岛上也遗留着采石场,用来雕刻石像的 石斧和一些石像半成品还扔在那里;考古学家多次组织人马,用原始的 办法搬运、树立起了石像。在纳斯卡线条的 尽头的 地下,还残留着当年供绘制线条定位用的 木桩;美国肯塔基大学的 研究人员曾经用当时的 方法很快就绘制出了类似的 大型线条图案……

这位电视“考古学家”对此不以为然,认为这些观点都是过时或外行的 ,似乎那些多年潜心研究的 专家的 见解还不如一位“到此一游”的 观光客。即使这些遗迹真有未解之谜,就能说它们是外星 人造的 吗?为什么不留待以后的 科学研究?即使你坚信科学永远无法给出解释,为什么不说是超人、神仙、鬼怪造的 ?对外星 人的 信仰,与对超人、神仙、鬼怪的 信仰并无不同,都是一种迷信——没有证据就盲目地相信。

现场的 观众大部分都举牌表示相信外星 人到过地球。并不是这场节目的 观众素质就特别差,我参加过多场类似的 节目录制,观众都是如此。古人普遍相信鬼神,今人则流行相信外星 人或类似神秘的 东西。迷信在古今中外都如此盛行,让人怀疑那是否是人类与生俱来的 一种本能。人们本能地要为事情的 发生找出原因,在自己难以理解时,迷信的 解释也聊胜于无。即使在明知有科学解释时,也宁愿继续迷信,因为幻想通常要比事实更让人感到舒服。受过良好教育的 人,甚至包括部分科学家,也难以摆脱内心对迷信的 欲求,例如对另类医学的 推崇,对神灵的 崇拜——在美国,有40%的 科学家、7%的 国家科学院院士,还相信神的 存在。

迷信有其生理基础。2002年,瑞士神经生物学家找了20名迷信者(迷信神、鬼、阴谋论等等)和20名不信者,让他们看一系 列的 幻灯片。这些幻灯片显示的 都是人脸照片,有的 是真实的 人脸,有的 则是用不同人脸的 不同部位拼凑出来的 。结果表明,迷信者更容易把那些拼凑出来的 脸当成真实的 人脸。然后,研究人员让实验对象服用一种能够增加大脑中神经递质多巴胺的 含量的 药物,再用一组新的 人脸重新做实验。这一回,所有的 实验对象都更容易把拼凑的 人脸当成真实的 人脸。这意味着大脑中多巴胺含量高的 人更容易以假当真、无中生有,也就更容易迷信。

如果迷信有生理基础,那么有没有迷信的 基因呢?美国国家卫生院的 遗传学家怀疑一个叫VMAT2的 基因和迷信有些关系 。这个基因调节人脑中多巴胺、5-羟色胺、肾上腺素、去甲肾上腺素等神经递质和激素的 含量。这个基因有不同的 版本,其中一个版本会增加这些神经递质、激素在大脑中的 含量,而心理测试表明,具有这个版本的 基因的 人最迷信。

如果迷信是一种本能,它是怎么进化来的 呢?在人类进化的 早期,迷信的 人可能有某种生存优势。在一个充满风险的 环境中,疑神疑鬼不失为一种保护自己的 好办法。一有风吹草动,迷信的 人就会当成不祥之兆被吓跑,不迷信的 人在多数情况下可以嘲笑迷信者的 胆小怕事,但是万一真有狮子躲在草中,就要付出生命的 代价。迷信在人类社会中还可能有别的 积极作用。比如,它能够提供心理安慰、凝聚人心、激发士气。

但是,时代早就变了。在现代社会中,人们已无需借助迷信来保护自己,在许多情况下,迷信起到的 是破坏作用,应该尽量避免。例如,对另类医学的 迷信危害健康,对鬼神的 迷信妨碍科学教育,对风水的 迷信损失钱财。但是不幸的 是,我们还长着一颗石器时代的 大脑,要人们抗拒本能,学会理性地看待事情,是一项艰难的 使命。

2010.1.25.

这位电视“考古学家”对此不以为然,认为这些观点都是过时或外行的 ,似乎那些多年潜心研究的 专家的 见解还不如一位“到此一游”的 观光客。即使这些遗迹真有未解之谜,就能说它们是外星 人造的 吗?为什么不留待以后的 科学研究?即使你坚信科学永远无法给出解释,为什么不说是超人、神仙、鬼怪造的 ?对外星 人的 信仰,与对超人、神仙、鬼怪的 信仰并无不同,都是一种迷信——没有证据就盲目地相信。

现场的 观众大部分都举牌表示相信外星 人到过地球。并不是这场节目的 观众素质就特别差,我参加过多场类似的 节目录制,观众都是如此。古人普遍相信鬼神,今人则流行相信外星 人或类似神秘的 东西。迷信在古今中外都如此盛行,让人怀疑那是否是人类与生俱来的 一种本能。人们本能地要为事情的 发生找出原因,在自己难以理解时,迷信的 解释也聊胜于无。即使在明知有科学解释时,也宁愿继续迷信,因为幻想通常要比事实更让人感到舒服。受过良好教育的 人,甚至包括部分科学家,也难以摆脱内心对迷信的 欲求,例如对另类医学的 推崇,对神灵的 崇拜——在美国,有40%的 科学家、7%的 国家科学院院士,还相信神的 存在。

迷信有其生理基础。2002年,瑞士神经生物学家找了20名迷信者(迷信神、鬼、阴谋论等等)和20名不信者,让他们看一系 列的 幻灯片。这些幻灯片显示的 都是人脸照片,有的 是真实的 人脸,有的 则是用不同人脸的 不同部位拼凑出来的 。结果表明,迷信者更容易把那些拼凑出来的 脸当成真实的 人脸。然后,研究人员让实验对象服用一种能够增加大脑中神经递质多巴胺的 含量的 药物,再用一组新的 人脸重新做实验。这一回,所有的 实验对象都更容易把拼凑的 人脸当成真实的 人脸。这意味着大脑中多巴胺含量高的 人更容易以假当真、无中生有,也就更容易迷信。

如果迷信有生理基础,那么有没有迷信的 基因呢?美国国家卫生院的 遗传学家怀疑一个叫VMAT2的 基因和迷信有些关系 。这个基因调节人脑中多巴胺、5-羟色胺、肾上腺素、去甲肾上腺素等神经递质和激素的 含量。这个基因有不同的 版本,其中一个版本会增加这些神经递质、激素在大脑中的 含量,而心理测试表明,具有这个版本的 基因的 人最迷信。

如果迷信是一种本能,它是怎么进化来的 呢?在人类进化的 早期,迷信的 人可能有某种生存优势。在一个充满风险的 环境中,疑神疑鬼不失为一种保护自己的 好办法。一有风吹草动,迷信的 人就会当成不祥之兆被吓跑,不迷信的 人在多数情况下可以嘲笑迷信者的 胆小怕事,但是万一真有狮子躲在草中,就要付出生命的 代价。迷信在人类社会中还可能有别的 积极作用。比如,它能够提供心理安慰、凝聚人心、激发士气。

但是,时代早就变了。在现代社会中,人们已无需借助迷信来保护自己,在许多情况下,迷信起到的 是破坏作用,应该尽量避免。例如,对另类医学的 迷信危害健康,对鬼神的 迷信妨碍科学教育,对风水的 迷信损失钱财。但是不幸的 是,我们还长着一颗石器时代的 大脑,要人们抗拒本能,学会理性地看待事情,是一项艰难的 使命。

2010.1.25.

现场的 观众大部分都举牌表示相信外星 人到过地球。并不是这场节目的 观众素质就特别差,我参加过多场类似的 节目录制,观众都是如此。古人普遍相信鬼神,今人则流行相信外星 人或类似神秘的 东西。迷信在古今中外都如此盛行,让人怀疑那是否是人类与生俱来的 一种本能。人们本能地要为事情的 发生找出原因,在自己难以理解时,迷信的 解释也聊胜于无。即使在明知有科学解释时,也宁愿继续迷信,因为幻想通常要比事实更让人感到舒服。受过良好教育的 人,甚至包括部分科学家,也难以摆脱内心对迷信的 欲求,例如对另类医学的 推崇,对神灵的 崇拜——在美国,有40%的 科学家、7%的 国家科学院院士,还相信神的 存在。

迷信有其生理基础。2002年,瑞士神经生物学家找了20名迷信者(迷信神、鬼、阴谋论等等)和20名不信者,让他们看一系 列的 幻灯片。这些幻灯片显示的 都是人脸照片,有的 是真实的 人脸,有的 则是用不同人脸的 不同部位拼凑出来的 。结果表明,迷信者更容易把那些拼凑出来的 脸当成真实的 人脸。然后,研究人员让实验对象服用一种能够增加大脑中神经递质多巴胺的 含量的 药物,再用一组新的 人脸重新做实验。这一回,所有的 实验对象都更容易把拼凑的 人脸当成真实的 人脸。这意味着大脑中多巴胺含量高的 人更容易以假当真、无中生有,也就更容易迷信。

如果迷信有生理基础,那么有没有迷信的 基因呢?美国国家卫生院的 遗传学家怀疑一个叫VMAT2的 基因和迷信有些关系 。这个基因调节人脑中多巴胺、5-羟色胺、肾上腺素、去甲肾上腺素等神经递质和激素的 含量。这个基因有不同的 版本,其中一个版本会增加这些神经递质、激素在大脑中的 含量,而心理测试表明,具有这个版本的 基因的 人最迷信。

如果迷信是一种本能,它是怎么进化来的 呢?在人类进化的 早期,迷信的 人可能有某种生存优势。在一个充满风险的 环境中,疑神疑鬼不失为一种保护自己的 好办法。一有风吹草动,迷信的 人就会当成不祥之兆被吓跑,不迷信的 人在多数情况下可以嘲笑迷信者的 胆小怕事,但是万一真有狮子躲在草中,就要付出生命的 代价。迷信在人类社会中还可能有别的 积极作用。比如,它能够提供心理安慰、凝聚人心、激发士气。

但是,时代早就变了。在现代社会中,人们已无需借助迷信来保护自己,在许多情况下,迷信起到的 是破坏作用,应该尽量避免。例如,对另类医学的 迷信危害健康,对鬼神的 迷信妨碍科学教育,对风水的 迷信损失钱财。但是不幸的 是,我们还长着一颗石器时代的 大脑,要人们抗拒本能,学会理性地看待事情,是一项艰难的 使命。

2010.1.25.

迷信有其生理基础。2002年,瑞士神经生物学家找了20名迷信者(迷信神、鬼、阴谋论等等)和20名不信者,让他们看一系 列的 幻灯片。这些幻灯片显示的 都是人脸照片,有的 是真实的 人脸,有的 则是用不同人脸的 不同部位拼凑出来的 。结果表明,迷信者更容易把那些拼凑出来的 脸当成真实的 人脸。然后,研究人员让实验对象服用一种能够增加大脑中神经递质多巴胺的 含量的 药物,再用一组新的 人脸重新做实验。这一回,所有的 实验对象都更容易把拼凑的 人脸当成真实的 人脸。这意味着大脑中多巴胺含量高的 人更容易以假当真、无中生有,也就更容易迷信。

如果迷信有生理基础,那么有没有迷信的 基因呢?美国国家卫生院的 遗传学家怀疑一个叫VMAT2的 基因和迷信有些关系 。这个基因调节人脑中多巴胺、5-羟色胺、肾上腺素、去甲肾上腺素等神经递质和激素的 含量。这个基因有不同的 版本,其中一个版本会增加这些神经递质、激素在大脑中的 含量,而心理测试表明,具有这个版本的 基因的 人最迷信。

如果迷信是一种本能,它是怎么进化来的 呢?在人类进化的 早期,迷信的 人可能有某种生存优势。在一个充满风险的 环境中,疑神疑鬼不失为一种保护自己的 好办法。一有风吹草动,迷信的 人就会当成不祥之兆被吓跑,不迷信的 人在多数情况下可以嘲笑迷信者的 胆小怕事,但是万一真有狮子躲在草中,就要付出生命的 代价。迷信在人类社会中还可能有别的 积极作用。比如,它能够提供心理安慰、凝聚人心、激发士气。

但是,时代早就变了。在现代社会中,人们已无需借助迷信来保护自己,在许多情况下,迷信起到的 是破坏作用,应该尽量避免。例如,对另类医学的 迷信危害健康,对鬼神的 迷信妨碍科学教育,对风水的 迷信损失钱财。但是不幸的 是,我们还长着一颗石器时代的 大脑,要人们抗拒本能,学会理性地看待事情,是一项艰难的 使命。

2010.1.25.

如果迷信有生理基础,那么有没有迷信的 基因呢?美国国家卫生院的 遗传学家怀疑一个叫VMAT2的 基因和迷信有些关系 。这个基因调节人脑中多巴胺、5-羟色胺、肾上腺素、去甲肾上腺素等神经递质和激素的 含量。这个基因有不同的 版本,其中一个版本会增加这些神经递质、激素在大脑中的 含量,而心理测试表明,具有这个版本的 基因的 人最迷信。

如果迷信是一种本能,它是怎么进化来的 呢?在人类进化的 早期,迷信的 人可能有某种生存优势。在一个充满风险的 环境中,疑神疑鬼不失为一种保护自己的 好办法。一有风吹草动,迷信的 人就会当成不祥之兆被吓跑,不迷信的 人在多数情况下可以嘲笑迷信者的 胆小怕事,但是万一真有狮子躲在草中,就要付出生命的 代价。迷信在人类社会中还可能有别的 积极作用。比如,它能够提供心理安慰、凝聚人心、激发士气。

但是,时代早就变了。在现代社会中,人们已无需借助迷信来保护自己,在许多情况下,迷信起到的 是破坏作用,应该尽量避免。例如,对另类医学的 迷信危害健康,对鬼神的 迷信妨碍科学教育,对风水的 迷信损失钱财。但是不幸的 是,我们还长着一颗石器时代的 大脑,要人们抗拒本能,学会理性地看待事情,是一项艰难的 使命。

2010.1.25.

如果迷信是一种本能,它是怎么进化来的 呢?在人类进化的 早期,迷信的 人可能有某种生存优势。在一个充满风险的 环境中,疑神疑鬼不失为一种保护自己的 好办法。一有风吹草动,迷信的 人就会当成不祥之兆被吓跑,不迷信的 人在多数情况下可以嘲笑迷信者的 胆小怕事,但是万一真有狮子躲在草中,就要付出生命的 代价。迷信在人类社会中还可能有别的 积极作用。比如,它能够提供心理安慰、凝聚人心、激发士气。

但是,时代早就变了。在现代社会中,人们已无需借助迷信来保护自己,在许多情况下,迷信起到的 是破坏作用,应该尽量避免。例如,对另类医学的 迷信危害健康,对鬼神的 迷信妨碍科学教育,对风水的 迷信损失钱财。但是不幸的 是,我们还长着一颗石器时代的 大脑,要人们抗拒本能,学会理性地看待事情,是一项艰难的 使命。

2010.1.25.

但是,时代早就变了。在现代社会中,人们已无需借助迷信来保护自己,在许多情况下,迷信起到的 是破坏作用,应该尽量避免。例如,对另类医学的 迷信危害健康,对鬼神的 迷信妨碍科学教育,对风水的 迷信损失钱财。但是不幸的 是,我们还长着一颗石器时代的 大脑,要人们抗拒本能,学会理性地看待事情,是一项艰难的 使命。

2010.1.25.

 

内容来自 天之文

奇点天文转载只用于免费给天文爱好者阅读,如您觉得侵犯文章版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同时我们也对侵犯您的版权表示歉意。

本文由奇点天文作者上传并发布,奇点天文仅提供文章投稿展示,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奇点天文立场。

人已赞赏
天文科普

中国科学家再驳登月阴谋论

2020-12-29 4:39:34

天文科普

霍金的意义:上帝、外星人和世界的真实性

2020-12-29 8:43:0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