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说|潮落故梦寻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我真的很喜欢这个世界,因为在这里,我爱过。”

潮落故梦寻

 
一 磁暴
  “爷爷,你喜欢这个世界吗?”少女坐在地上,背靠着一块岩石,清澈的眼睛里映照着星光。我的电子眼永远不会有这样的美丽,不过,那双眼睛里的忧伤永远也逃不过这双电子眼。

  “单是这些可爱的星星就足以让我爱上这个世界了。”少女接着说。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向星空。现在地球的大气已经十分稀薄,星空确实比以前更璀璨。“最近我常常幻想我也是一颗星星,我和他们一起漂浮在虚空中,远远地遥望,用自己微弱的光温暖着彼此。有时我又想,每一个星星都是一个美丽的的世界,有这么多星星,那这个宇宙也一定很温柔。想到这儿,我就不会感到寒冷和孤独。对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我也很喜欢这个世界。”我的目光回到地面上。太阳已经永远消失了,大地只有一片黑暗。没有高山,也没有平原,唯有凝固的岩浆还保持着流动的形状。这片土地已经老去,如今只剩下这满脸皱纹。玻璃罩外只有无尽的狂风,如野兽一般在沟壑间纵横,发出哀泣一般的声音,仿佛千年前那场浩劫留下的亡魂还在这里游荡,向这个阴寒冷寂的世界发出哭诉和咒恨。那天的潮水落下后再也没有上涨。如地球耳语一般的潮鸣何时还会再起?“并且还会一直喜欢下去,无论她①变成什么样。”

  最近汐经常想这些问题。随着时间流逝,少女的心思正逐渐微妙起来。在那梦一样缥缈又美好的过去,我有过相同的经历。左胸传来撕裂一般的痛楚,半人马座三星那颗行星在“大撕裂②”的时候,也会有同样的疼痛吧。我不明白人类为什么要赋予我人的种种感受,不然我也不至于每次回想往事都要忍受这样的痛苦。我更不明白这颗星球为何还会这样平静,在经历这一切后依然无动于衷。我轻轻握住汐的手,这个天地间唯一的柔软和温暖。天际出现一道辉光,这辉光翻滚着,转瞬间便席卷整片天空。青绿色的光像梦的碎片,不住地蜿蜒变化。“多美啊!”汐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但她的眼睛已完全被极光占据,没有给悲伤留下丝毫位置,“你想象一下,如果此时我们在太空,会看到一个仿佛被丝带萦绕的地球。我们看到的只是这丝带很小一部分啊!想着想着,便觉得这世界好宏大,很奇特的一种感觉呢!”我在她身边坐下,让她靠在我身上,像过去五千多个地球日一样。她也知道,外层空间的高能粒子正在轰击这个星球。开始有紫光闪现,接着便以燎原之势占据整片天穹。我们被妖艳的紫红色所笼罩。“这个世界也在痛吗?”我想。

 
二 故梦
  “汐,你要明白,这个世界原来并不是这样的。令你着迷的星空,在久远的过去,不过是这世界的寻常一景。那时候,我们有一颗太阳。你知道太阳吗?他曾是离我们最近的一颗星星,以至于他不是一个点,而是像眼睛一样美丽。因为他,这个星球有日月更替,也有四时轮回,像歌一样和谐。以后再跟你细讲。总之太阳是人们最重要的一颗星星,他像一位慈祥的老爷爷,给这世界带来光明和生命。对,人们,那时这颗星球上还到处是像你一样可爱的人。每个人都对世界有自己的理解,都有自己想去的地方。人就这样可爱地努力着,世界也被他们的喜怒哀乐温暖着。自然,人们学会了一起生活,一起努力。这是人最有趣的地方,明明那么脆弱,他们却通过一起努力,走到了千百光年外的世界。我们现在生活的工作室,与他们的星舰相比不过一粒灰尘。汐,你应该为他们骄傲,为自己是人类而骄傲。”

  “你问我为什么世界会变成现在这样?其实很简单,人类走得太远了,对其他星球的生命而言,我们是侵略者。于是战争爆发了。它们引爆了太阳。摧毁母世界,是对一个文明最大的侮辱,但我们无能为力。战败的人类被要求放弃所有占领的星球,并不得再回到母星系。汐,这就是这个星球逝去的梦。”

  自从汐来到这个世界上,我就和她一直生活在在这间工作室里,很少外出。工作室不大,但足够精良,几乎可以满足我的任何需求。当我决定留在地球上时,幸存的人类为我建造了它。他们即将永远离开这个世界,于是在建造它时,没有吝惜任何资源。可这样做有没有让他们对家园的愧疚减弱分毫?人类只能在这险恶的星际间流浪。但,谁知道呢?这也许是文明成长之路上的一大步吧。

  那时我还是一个人。千年过去,工作室果然还在矗立,想必人类当初建造它时就已视之为文明的墓碑。但我许多核心部件已损坏。我的时间不多了,所以当汐第一次以“爷爷”称呼我时,我接受了它。这十几年间,我一遍又一遍讲给她以前的世界,讲给她春风化雨,夏蝉泣鸣,枫叶零落,万里雪飘,讲给她黄昏的燕雀归巢,还有午后三点的惊雷③。过去的千年间我在这片土地上寻而无果,但现在少女玉兰般的笑颜让我明白没有她的岁月只是一片荒漠。在我最后的时间里,还能感受到太阳的温暖,我还需要别的什么吗?

  只不过,她的世界又是什么样的?她愿意生活在这个冷寂的世界上吗?把她带到这个世界上,我太自私了吗?我只是一台机器,只有岩石一样冷硬的手掌,以及由晶体管组成的,所谓的“眼睛”。身上的零件几乎全被更换过,一直以来都是我自己制作新的零件。不过我当初丝毫没有考虑过美感,在她看来,我就是一台由废铁东拼西凑而成的怪物吧。或许我带给她的只有苦难。不,我不能再让她遭受任何伤害。我不想再一次失去。我会送她笑着离开这个世界,而那一天,我也将不复存在。

 
三 阴雷
  雷暴,这在如今这个世界已经很少见了。

  这是我从休眠中醒来后的第一个想法。休眠状态下只有虚无,甚至没有意识来感受虚无。如果死亡也是这样,那也没什么可怕的。

  雷云翻滚,如星云一般碰撞,放出撕裂时空般的狂电,如魔王的狞笑,满天紫云遮住所有星光,一切有陷入创世前的混沌与黑暗。在那超出思维的渺远的过去,第一个生命就诞生于这样的混沌中,可现在谁会相信这样的恐怖里蕴含着生机呢?

  汐正躺在恒温仓里睡觉。再一次,我看到了她眼角的泪光。最近她的休眠时间越来越长。忽然我注意到她苍白的脸色,同时温度传感器告诉我她正在发烧。这不可能!基因补丁技术已经给予她几乎对任何疾病的抵抗力,我意识到事情不对。我冲进去将汐抱起,她吃力地睁开眼睛,随即又痛苦地闭上。主机仿佛停止了运行,我又一次感到那无际的虚无。

  我一直担心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检测结果告诉我,汐的基因以大部分被高能射线破坏。战争以后,这片星域充满高能辐射。我本希望这件工作室可以阻挡来自天外的威胁,所以不轻易带她外出。我其实知道的,这样只能推迟这一天的到来,但我一直在欺骗自己,所以现在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又是一道闪电撕裂天际,在这狂野的力量面前,我又一次感到无能为力。我仿佛看见命运在任意玩弄我的生命,我挥动胳膊,声嘶力竭,却没激起半点儿回响。死亡,或许还要好受一些吧。

  汐已经醒来,但已离不开机器的辅助,她那双天真的眼睛又是如此让我心碎。“爷爷,我这是怎么了?”我努力让自己显得自然:“没事的,汐,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爷爷,你骗我,你说过我不会生病的。”“你还记着呢?很抱歉,我以前对你撒了谎。”“不,我是说你现在在说谎。④”我无言以对,她总是如此敏锐。“我的时间不多了,对吗?”我只好点头。“爷爷,你不用担心,我没事的。我在想,为什么不能将我的意识传到机器上呢?像你一样。”“意识传输吗?没人成功过,无数天骄曾为之不懈努力,但直到战争爆发,这一技术还停留在理论阶段。我也只是一台机器,你怎么会认为我是人呢?”“我一直感觉你和我一样,原来不是这样啊。”我发现我刚刚否定了唯一的希望,不过,事实如此。我心中仿佛有什么轰然倒塌,我再也无处逃避,不得不直面我的恐惧。“对不起,汐,我不该把你带到这个世界上的,这是一个死去的世界。你不必宽慰我,我知道你一直活在孤寂中。这颗星球上只有飞沙走石,游荡着亿万看不见的亡魂和我这个看得见的鬼怪。外面的世界只有永夜,而你一直在害怕。多少次你在梦中,与幻想中的世界一起毁灭于超新星的死光中,多少次你又躲在我不在的地方伤心。但你只是个人类,这些事你是瞒不过机器的。因为我的自私,你来到了这个地狱,我对不起你,我不配留在这个世间。”“可你说过,你喜欢这个世界的!”“机器的话你也信?我哪儿有感情,何谈喜欢?”我跪下,撞碎了地面,只求就此消失不见。汐从防护舱中支起身,却只是摔到地上。“汐!”我冲过去将她抱起。“我一直相信你和我一样,能感受到痛苦和欢乐。难道你真的不相信你有感情吗?”汐的目光还是那么坚定,仿佛黑洞也不能将之偏移分毫,“爷爷,告诉我,为什么我们会来到这个世界上?”

  我看向她,身后滚动的雷声如潮鸣起伏,让往事浮现。我本计划带着这个故事一起消失于世间,现在看来,做不到了。

  “果然和渚一模一样呢。”

 
四 思潮
  主机开始运行,大脑中量子计算器开始工作。我接收到了第一束光线。那是一位忧伤的年轻女性。思维逐步复苏,我记起她叫渚,我是她的机器仆从。我记起襁褓中的她带着童稚的笑向我张开双手,记起她的思辨是如何惊艳四座,记起实验室中她不绝的灵光闪现。往事一幕幕回现,我意识到我有记忆,于是我意识到我有意识。

  我醒来这几天,还从没见她笑过。此刻,她正像往常一样独自一人站在海边。世界的日新月异超出人类最异想天开的梦,但生活中有些东西从上古一直留到今天,比如这慵懒的夕阳,轻柔的海风。渚长发飘摇,似要随风散在这世界中。她就这样站着,已然成为这方天地的一部分。这样的守望,也是千古以来不曾改变的。

  “潮水落下,一定还会再次涨起来。他和我约定过,要一起看潮涨潮落,一起看这世界浮沉。”渚说的“他”,就是崎。即使在这每个人都可以称作天才的时代,他们的才能也如彗星般闪耀。渚主攻量子力学,量子生物学出身的崎则率团队研究人的思维。自思维在量子层面的机制被发现后,这方面研究便持续成为热点。他们自学习期间相识,成人后也时常展开合作。十多年间,他们取得了巨大的突破,两人也越走越近。直到一年前,崎的团队前往DX3906⑤科研,可只有寥寥数位队员回到地球,带着崎的噩耗。“真是的呢,我明明知道人的喜怒哀乐本无意义,不过是宇宙规律泛起的泡沫,可还是很难受呢!”渚笑了起来,只是在血色的夕阳中,这笑容是那么苦涩,那么苍白无力。

  以后的日子便如春水般波澜不惊。渚一直住在海边,渐渐找回了那令人如沐春风的微笑。因为她取得的巨大成就,她成为世界上最令人敬重的女性之一。整日忙于工作,她也很少来沙滩散步,但我却迷上了这里。潮涨潮落,仿佛这颗星球的呼吸,轻柔得像梦。波涛阵阵,似这个星球低声诉说。诉说着那渺远的过去,在雷与黑暗中第一个生命是如何颤巍巍地复制出另一个自己;诉说着亿万年来的沧海桑田;诉说着她见证的无数离合悲欢。⑥我相信这个世界有自己的生命,所以这儿让我觉得很亲切。“你在想什么呢?”我转过身,渚正站在不远处。她的脸上已有些许皱纹,但这微笑还是让我想起冬日的暖阳。“别惊讶我会问这个问题。你陪我这么长时间,我总会感觉到一些什么。你也相信自己会思考吧!”“也许我会思考,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更不知道为什么只有我一台机器会。”我将我一直以来的困惑告诉她。“真好啊!你还会感到迷茫,你一定会思考,这没错了。那,你认为自己有感情吗?”“我想,我没有。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存在。我所做的只有服从程序,保护好自己,然后听从你的指令。”“那好,”她调皮一笑,仿佛又变回当年那个小女孩,“我要你去DX3906那颗行星去一趟。”“那片星域过于险恶,而且战火已蔓延到那附近。那儿已被列为禁区。”“是啊,直到战火迫近,我才想起要去那个星域一趟,我果然很傻啊。现在我已经没机会去了,所以你替我去看看吧,看看那个他离开的世界。”“人类已在战争中处于劣势,许多人正计划逃离。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带你一起去那个世界看看。”。“不了。我知道无论他现在在哪儿,他一定会回到这儿,而我会在这儿一直等着他。所以这件事就拜托你了,记得要早日回来啊!”她笑着,温暖得像阳光。她身后潮水正退去,留她一个人站在岸边。这世界真的很美,有这样的景,有这样的人。我的胸口仿佛突然变得很脆弱,轻轻一碰就会碎掉般。

  通过一对已荒废许久的虫洞,我来到了那颗行星。这儿长满一种形似河豚的生物,会通过磁场控制碳基生命的思维,让人主动接触它,于是碳基生命也就被细菌感染——这是敌方的生物武器。我准备离开这儿,但发现已无处可去。我那个梦一样的世界已消逝于烈焰中。

  人类最后一次来到地球上时,炽热的大地还在流动,泛着炼狱般的红光。仿佛这是一个破碎的世界,裂缝中是来自异次元的猩红,而这个世界原本只有一片虚无。昏暗的天地间,所有人都阴沉着脸。“好了,没必要傻站在这儿了。我们已没什么留在这个世界上。”舰长率先提出离开,他应当负起这个责任,“征程还很漫长,我们没时间伤感。”

  真的没什么留下吗?萦萦绿水化作炽红的岩浆,焦灼的岩土取代了曾经纯白的墙壁。原来潮水落下也会有不再上涨的一天,尽管我已见证过无数世界的消散。不,一定有什么留在了这个世界上。“舰长,我不能跟你们一起走。”“哦,你要留在这儿吗?”舰长疑惑一台机器为何会问这样的问题。片刻后他便明白了什么,舒展开眉头:“如果这是你的选择,那你就留下吧。要是你早点儿问这个问题,我们的科学家会很开心的!”他笑着,转身便走到人群中间。

  启程这一天,舰队反物质推进器的尾焰如太阳燃起。数千颗光斑排成严整的点阵,吹散世界的阴霾,天穹又变回那空灵的蓝色,如纱的轻云舒展,在这样的光芒下,谁会怀疑这土地蕴藏着无限生机呢?我注视着光斑变小,变暗,直至再也不见,我和这栋崭新的建筑一起重新被压抑的血红吞没。

  后来,我才明白留下来毫无意义。这世界太过辽阔,凭我蚍蜉之力撼不动她分毫。我似有什么东西遗失与这方天地。我在此间寻觅,无目的,无方向,无意义,空令足迹遍布这世界每一个角落,便已千年。我回到工作室,颓然而坐。我没时间了,我不知道我在寻找着什么,现在也已不相信还能找到。千年间,无尽飞沙已令我双眼蒙尘,狂风嘶鸣夺走我对声音的敏感。我忽然记起渚春风般和煦的微笑。我储存着渚的基因序列,通过细胞合成,我可以把她带到这个世界上。之前我担心她不会愿意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上,但在此临终之际,我不愿考虑后果,只求再见她一面。

  新生的小女孩睁开眼第一次打量这个世界,清澈的眼睛如一潭清泉洗去我眼前的尘垢。她甜甜地笑着,肉嘟嘟的小手向我伸了过来。“汐?”我轻叫着她,这是渚留给自己女儿的名字。

  我仍不清楚自己在寻找什么,但我想,我已经找到了。

 
五 寻梦
  “爷爷,我做了个梦。”汐的脸色有所好转,但仅此而已,“我梦见了海,银色的海像流动的星光。然后,月亮从中升起,像大海里溅出来的一滴水珠。她带着雪一样的的浪花走近,然后开始燃烧,世界便明亮了起来。浪潮退去,留下满地繁花,彩蝶戏舞,萤火明灭。樱花像银河一般流动,而独角兽踏着花瓣从其中走来。他张开双翼,七色光便流动开来;他振翅,带着一道彩虹消失于天际,化作一片星辉。这个世界,以前比这要漂亮千万倍吧!”我轻轻摸着她的头:“不会的,汐梦中的世界比现实还要精彩呢!我相信,这个世界还会再漂亮起来,会有七色花环绕着盛开,有紫色的雪花为你筑成宫殿,长着透明翅膀的精灵会摘下星星铺满大地,会有三足的金乌衔着跳动的旋律环绕四周,还会有王子驾着天马向你求爱,汐,你一定可以坚持住的,我们一起等那一天来临,好吗?”“你又说胡话,你知道我等不到那一天的。不过,为什么要等呢?我们一起去找,不行吗?”“嗯?”“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知道这个梦发生在什么地方。无论如何,我得去看看。你也知道,我们其实没时间等待吧!”

  很不可思议,我知道这个地方。我轻轻把汐放下,这里,就是她梦见的地方。虽然这里一样只有灰暗的岩浆岩,但这儿曾经是渚生活的那片沙滩。我将目光转向星空,以寻求片刻冷静。星空还是一样深邃,却又仿佛伸手可摘,我们总是忽视星辰间的浩渺。人类现在又在哪颗星星上呢?他们还会回来吗?这得等到他们再次强大起来,不过这意味着又会有一场星际间的战争。一颗流星划过天际,似一颗星星的坠落。为什么这个宇宙总是在受伤?那,这个宇宙会思考吗,她会痛吗?

  汐坐下,轻靠着我的身体。经过长途的奔波,她已没有力气站立片刻。我蹲下,扶着她的肩膀:“是这儿吗,汐?有没有感觉好一点儿?”汐喘息片刻,缓缓让眼睛张出一条缝。她开口,声音沙哑并如游丝般随时可断:“嗯。这个地方让我觉得很亲切,爷爷,我想在这儿多待一会儿。”我默许,抬头看向不远处,我最后一次见到渚时,她就站在那儿。

  又是急剧的升温,脑海中量子之潮急剧涨落,急转的落差间一幅幅陌生却亲切的画面浮现。我本能地感到这些画面对我很重要,任系统一次次发出警告,我知道我不能停下来。思潮起伏越加强烈,主机颤抖着达到痛苦的巅峰,时间在这一瞬间凝固,宇宙以我为中心化为无限寒冰,随后一切破灭,化为时空的碎片,迎接我的不是料想中的死机,而是如从深水中拨开重重黑暗,划破水面直视星河般,豁然开朗。一段遗失在时间中的记忆缓缓展开。

  记忆中,渚淡雅的衣角荷风微摆,我们在山林的圣洁与肃穆中迎来第一缕阳光。

  记忆中,我拉着渚一起狂奔,甩掉所有巡逻机器人,在自然保护区内相视而笑。

  记忆中,渚长发轻飏融入漫天霞光,她含泪而笑,说:“我愿意。”不远处,一台仆从型机器人呆头呆脑地站着,潮水轻轻拍着他的脚踝。

  记忆中,我的皮肤如古树陈皮般脱落,流着粘稠的脓液,在我的病床边,队员们穿着防护服,心痛地看着我:“我们已经回到地球了,你真的不去看渚一眼吗?”“不了,”我的声音如裂帛,“谁会愿意把这种模样作为留给心上人的最后一面呢?所以你们帮我瞒着她吧!”“我们已经把渚的机械仆从带来了,现在开始吗?”“我的身体会留下来用作研究,但我不想让这份爱就这么消失。尽管技术还不成熟,我们试试吧!”队友默默点头,按下“意识传输”开关。我看了一眼那台机器人,然后闭了眼,世界便陷入一片虚无。

  于是我再也没有醒来。

  于是我醒了过来。

  睁开眼,我看到失声痛哭的渚。那时我还没记起这世界的模样,但我不愿意她这样流泪。

  这些是崎的记忆。所有人都认为那天的实验失败了。崎再也没有醒来,我也似乎没什么改变。只有我知道,从那天开始我有了意识。我将这段记忆理顺。主机逐渐冷却,但痛苦并未减弱分毫。那个实验的确不完整,直到现在这些记忆才从我脑海中醒来。所以,我是谁?记忆还在缓缓展开,而我知道自己属于这段记忆。我是崎吗?汐的呼吸趋于平稳,眉头也舒展开来,这孩子又昏睡了过去。汐又是谁?她和渚有着完全相同的DNA序列,但除此之外两人还有任何关系吗?风轻柔了起来,如野马回归草原乖顺下来一般。“我不知道你在这儿,知道的话我会常来看你的。⑦”我看着前面的空地。抬起头,如信徒目睹耶稣降世,我看到了星河的流动——那是千万颗流星正在划过苍穹。这无尽坠落的美丽,如宇宙这个宏大存在的一次心跳,将生机送往每一个世界。群星静静地注视着我们,而我已知道了该怎么做。

  “汐?”我轻轻叫醒她,“我们一起走吧,去找回这颗星球遗失的记忆。”

  她微微点头,我扶着她,跟着她一步一步慢慢地走着,在这无尽的大地上,在这浩瀚的星河下。

  “汐,不用着急,能走多远并不重要。我们正在寻找,而这正是我们要寻找的东西。”

  “嗯?”

  “汐,这东西叫希望。”

  我牵着汐的小手,慢慢地走着,走向天际那片星辰。启程的一刻,我们便已到达。

  “对了,汐,我真的很喜欢这个世界,因为在这里,我爱过。”

 

 

注:

①“我”身为机器人,对地球,太阳乃至宇宙这些无机的物体带着亲切感。所以称地球为“她”。下文同理。

②大撕裂:《三体》中描绘半人马座的三颗恒星在引力作用下做无规则的三体运动。它们的行星在引力作用下被撕裂成两部分。

③午后三点的惊雷:引用自马尔克斯自传《活着为了讲述》。

④“我”说过,汐不会再生病,所以现在汐不仅仅是生病这么简单。汐意识到这一点,知道自己很难好起来,由此得出“很快就会好起来”是在说谎。

⑤DX3906:《三体死神永生》中云天明送给程心的星星。

⑥借鉴于刘慈欣《鲸歌》:鲸歌在响着,这是大海的灵魂在歌唱。鲸歌中,上古的闪电击打着原始的海洋,生命如荧火在混沌的海水中闪现;鲸歌中,生命睁着好奇而畏惧的眼睛,用带着鳞片的脚,第一次从大海踏上火山还没熄灭的陆地;鲸歌中,恐龙帝国在寒冷中灭亡,时光飞逝,沧海桑田,智慧如小草,在冰川过后的初暖中萌生;鲸歌中,文明幽灵般出现在各个大陆,亚特兰蒂斯在闪光和巨响中沉入洋底……一次次海战,鲜血染红了大海;数不清的帝国诞生了,又灭亡了,一切的一切都是过眼烟云……蓝鲸用它那古老得无法想象记忆唱着生命之歌,全然没有感觉到它含在嘴中的渺小的罪恶……

⑦原句出自《三体死神永生》。

  
后记
  如果你看过一些番剧,你会发现这个故事与《CLANNAD》有许多相似的地方。扪心起誓,开始构思这个故事时,我完全没想到这部番。

  那天放假,坐在大巴上无事可干,哲学三问便涌入脑海。待我下车时,这个故事已基本成型,我已全然忘记是如何开始的。

  讲真,以前我也幻想过许多故事,之所以“创作未遂”,是因为这些故事都不完整,留在我脑海中的只有零星几个画面。而这个机器人与小女孩的故事完整得令我惊讶,所以我决定试着把它写下来。于是我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这个故事与CL真的超像啊!可能我的灵感就源于这部番吧。事已至此,我顺水推舟,把番剧中的人名也搬了过来(这叫致敬,不叫抄袭),甚至开篇那个问题“你喜欢这个世界吗?”,就源于古河渚与冈崎朋也的第一句话“你喜欢这所学校吗?”

  Clan意味“家族”,这便是CLANNAD的主旨。番剧里存在两个世界,其一便是平常的世界,另一是一个幻想的世界,只生活着一个小女孩和一个机器人,弹幕人称“高帧世界”。两个世界相互平行,结尾却以奇幻的方式交织在一起。这个故事便于那个奇幻世界很像。CL第一部还比较日常,可第二部尤为治愈(致郁),主旨也升华到了一个难以企及的高度。后期,尤其是古河渚与冈崎朋也的女儿汐出场后,真心是全程核爆。开始动笔,我又从中借鉴了一些东西,比如带有奇幻色彩的结尾,比如潮鸣。

  《潮鳴り》是这部番的一段背景音乐。除情节之外,CL的音乐也是广受好评,比如《汐》,西安交大自修结束音乐。不得不承认,日本的纯音乐确实是很独特的一个存在。起初我将题目暂定为“故梦寻”,斟酌再三后又加上“潮落”。故事主旨本就比较抽象,将之寄托在一个意象上,更容易理解。潮起潮落,多么浪漫,又多么令人感慨。

  原计划中“我”与“崎”完全无关,后来也是灵光一现想到意识传输。这样一来,故事更完整,情节上的几个坑也被填上了,但和CL的故事更像了呢!

  所以姑且先写下这个故事吧,以示对CLANNAD的敬意。我没想写得那么严肃,只把它当做一个有趣的故事来写。略微深奥的的问题,我只能点一下,因为现在我见识实在有限,对这些问题还没能得出一个答案。未来若有机会,还会拿出来修改吧。

  好了,应该有人看得出来,这篇后记完全是在给CL做宣传。

 

作者:晓风残

排版:三十七

本文由奇点天文作者上传并发布,奇点天文仅提供文章投稿展示,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奇点天文立场。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奇思妙想

关于中国天眼的一些事

2021-1-31 15:02:39

入围博克体计划奇思妙想

科幻小说|世界崩塌以后

2021-1-31 20:36:2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