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的故事]翁文灏与地质调查所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选自《大自然》1989年第二期。作者王仰之)

解放前,全国性的地质机构主要有三个:地质调查所、中央研究院地质研究所、资源委员会矿产勘测处。这三者中,成立时间最早、规模最大、贡献最多的,当属地质调查所。地质调查所的创建者是丁文江,而它的发展历程,则与翁文灏紧密相联。

翁文灏(1889~1971年),字詠霓,浙江鄞县人。他十四岁时考中秀才,1906年到上海,进入法国天主教会创办的震旦学校读书,主修法文和数学;1908年去欧洲留学,到比利时鲁汶大学学习地质学,1912年考取博士学位,成为我国地质学家中获得博士学位的第一人。他的学习成绩优异,当时比利时的一家报纸在刊登关于翁文灏的一则消息时惊呼:“最好的成绩被一个矮小的黄种人拿走了!”1913年,翁文灏学成归国,参加留学生文官考试,名列第一,分配到农商部担任佥事。不久,农商部地质研究所成立,翁文灏即任该所专职教授,讲授矿物学、岩石学等课程,还多次带学生到野外实习。据他说:“三年之中从事于实地观察者,北达朔漠,南涉鄱阳,往来奔走,而不敢以室内之普通讲义及外人之已得成说故步自封。”我国学者写的第一部区域地质专著《地质研究所师弟修业记》,就是由翁文灏和章鸿钊根据地质研究所师生的野外地质调查报告编纂而成的。

地质研究所只办了三年,到1916年七月,叶良辅、谢家荣、王竹泉、谭锡畴、朱庭祜、李捷等二十来位学生毕业后便停办了。这些人是中国自己培养的第一批地质专业人才,他们大部分都进入地质调查所工作,原任地质研究所所长章鸿钊和专职教授翁文灏,也于此时进入地质调查所,协助所长丁文江工作。

在地质调查所里,翁文灏开始担任矿产股长,1921年丁文江就任热河北票煤矿公司总经理,所长职务由翁文灏代理;1926年丁文江辞去所长职务,翁文灏接任所长,直到1937年底。在此期间,他一方面孜孜不倦地钻研地质学理论,同时经常不辞辛劳地到野外去作实地调查。

1920年12月16日,甘肃省海原、固原一带(今属宁夏)发生强烈地震,死二十余万人。事后,翁文灏偕同王烈、谢家荣奔赴灾区进行实地考察,冒着严寒,一路上生活非常艰苦。考察过程中,翁文灏曾患维生素B缺乏病,以致不能走路,但仍坚持工作,终于完成了我国现代地质学家第一次大地震实地调查。

30年代初,有人在浙江长兴煤矿井下发现油苗,一时间引起了许多地质学家的注意,纷纷前去考察。1934年二月,担任地质调查所所长的翁文灏,也带了他的助手計荣森前去调查。汽车行至武康桥上时,不幸发生车祸,翁文灏额头受了重伤。由于失血过多,一度不省人事,生命垂危。经过将近一年的治疗才逐渐康复,只是他的额头上留下了一块很大的伤疤。

青壮年时期的翁文灏,作为出色的地质学家,足迹几乎走遍全国。他的研究成果很多,《中国的地震》结合了中国的地质构造和大断裂系统,分别描述和阐明了不同构造单元的地震特征,内容比较详细,科学性很强,是中国人第一篇有分量的地震地质著作。《中国山脉考》指出过去“就山论水”的方法之不妥,建议应从地质构造、造山时期与内外营力等方面进行考察,还指出中国重要褶曲时期不在古生界之末,而在中生界之中期。1926年,他在日本东京召开的第三届泛太平洋学术会议上,宣读了《中国东部中生代造山运动》一文,此文指出,中国的造山运动分期与欧洲不同,“盖中国东部海西时期的地壳运动极不显著,或竟无之,而其主要的造山运动则在中生代之中段,谓之海西已太迟,谓之喜马拉雅则尚早。余创一新名,称之为燕山造山运动。”他所提出的“燕山造山运动”得到中外地质学界人士的一致承认,是我国地质学家对世界造山运动研究的一大贡献。

祖国的矿产资源是翁文灏研究的重点。他于1919年发表的《中国矿产志略》一书,分为总论、金属矿产、非金属矿产三部分,洋洋大观,内容丰富,是中国早期在矿床方面的重要著作。他的论文《中国矿产区域论》第一次应用地热分带理论,探讨了中国南部金属矿产的分带问题,指出钨锡钼带、铜铅锌带、锑带和汞带的存在,在我国首先提出“成矿系列”的概念。1921年,他又和丁文江合著《中国矿业纪要》,该书内容主要记载各省各种矿产的生产统计,对工矿企业颇有参考价值。

翁文灏还是最早把魏格纳的大陆漂移学说引入我国的学者。早在1925年就发表了《惠氏大陆迁移说》一文。

翁文灏所著有关地质方面的短篇论文,都收入1930年由地质调查所编印的《锥指集》一书中。

翁文灏还具备出众的组织和领导能力。从1921年他开始接任所长,到1937年底离任,前后共十七年,这正是地质调查所的发展时期。地质调查所下属的许多研究机构,如新生代研究室(1929年)、北京鹫峰地震台(1930年)、沁园燃料研究室(1930年)、土壤研究室(1930年),都是在这段时间建立起来的。根据研究工作的需要,还充实了图书馆、陈列馆,出版了大量的地质书刊。为了办好地质调查所,他还十分重视人才的培养和招聘。国内许多知名专家,如杨锺健、王竹泉、黄汲清、李善邦、程裕淇、王恒升、李春昱、裴文中等,都是他担任所长期间被送往外国留学的。他们学成归国后,都成了地质调查所的骨干精英。对有真才实学的外国专家,如葛利普、安特生、步达生、魏敦瑞、梭颇等,不惜重金礼聘。翁文灏尊重学有所成的专家,把他们安排在合适的岗位上,为他们创造必要的条件,让他们充分发挥作用。

由于机构不断扩展,经费开支自然就会随之增加。为此,翁文灏常常为“搞钱”而犯愁,四处奔走,想办法解决。当时地质调查所的经费来源,政府拨款仅占一小部分,有相当一部分靠中华教育文化基金董事会提供,还有一部分则靠国内企业单位及社会贤达的资助。据张知非说,当时接受中华教育文化基金常年事业补助的有几十家单位,地质调查所是得到补助最多的两个单位之一。当时翁文灏是中华教育文化基金董事会的董事兼会计,同时还被聘参加科学研究补助金及奖金审查委员会。数目可观的补助金的获得,当与翁文灏的积极争取有关。

地质调查所是一个科研单位,翁文灏根据这个单位的特点,始终注意把学术气氛搞得浓浓的。1922年,他参加筹备的中国地质学会,成立后一直挂靠在地质调查所,他本人曾多次当选为会长(理事长)。学会的活动除了每年一次的学术年会外,还常常举办一些报告会、研讨会,这些活动也经常是在地质调查所内进行的。1930年八月,翁文灏鉴于本所同仁平日里分类搞研究,互相讨论的机会极少,还特地发起讲学会,每周一次,由他本人亲自主持。这对于促进学术交流,搞好学术民主,活跃学习气氛,起了很大作用。

1937年九月,翁文灏被国民政府任命为经济部部长,并兼管资源委员会和工矿调整处。尽管他不愿做官,一再表示他只想搞地质工作,希望能继续留在地质调查所。但事情并不能如他所愿,他终于离开了地质调查所,所长职务由黄汲清接班。

翁文灏在离开地质调查所后,心中依然挂念着地质调查所的工作。1937年十月、十二月,他两次发表致地质调查所全体同仁的公开信,在信中勉励全体同仁在抗日时期应当各尽所能,为国效力,并建议从当时实际情况出发,注意战时急需矿产调查,协助开发内地的富源,决不可因为已有若干成绩而不求进步。1940年,翁文灏又在《地质论评》上发表题为《抗战时期几种地质工作的商榷》一文,就地质图的编制等几个具体问题,提出一些建议。

抗日战争后期,翁文灏曾任国民政府行政院副院长,1948年间任行政院院长,1949年任伪总统府秘书长。1951年三月翁文灏从法国回归祖国后,曾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1971年1月27日,翁文灏病故于北京,享年82岁。

本文由奇点天文作者上传并发布,奇点天文仅提供文章投稿展示,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奇点天文立场。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入围博克体计划奇思妙想

火星有生命?祝融号传回真实画面,岩石上有像「霉菌」的东西?

2021-7-20 22:53:05

奇思妙想

科学家解开金星大气层中磷化氢之谜? 科学家:与火山有关系。 」

2021-7-21 21:27:25

4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守夜人天文爱好者

    很有感触的人物故事

    • 阿尔丁巴特M1

      补充一点:毛主席在《论十大关系》中提到翁文灏,说他是一个“很有爱国心的国民党军政人员,算是未盖棺而先论定了。”,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