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 航行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Chapter2 航行
上午八点,巴拿马河道附近的水域。伊文斯在船舱里坐着,打开了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距离河道港口还有十几天的路程,继续在甲板上无所事事地浪费时间只会让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于是他选择了回到船舱,再读一遍来自充满未知的三体世界的信息。这对他而言或许是一种不错的消遣,因为海量的信息能帮他摆脱一些不必要的情绪和想法,使他暂时地遗忘那些繁琐的事情。伊文斯向来不是什么感性的人,他习惯沉溺于工作,不去思考太多关于人生和哲学的问题:一旦有过多的“偏激情绪”,他就会用数量庞大到令人头晕目眩的信息或是工作量来麻痹自己。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种根深蒂固的习惯—对感情几近麻木,理性得不像人类。
船舱里的画面仿佛是静止的,只有伊文斯握着鼠标的手指拨着滑轮,一点一点地将页面往下翻,浏览着那些他早已看过几十遍的内容。其实在一开始的时候,他的性格并不是这样冰冷的,甚至可以说像太阳一般开朗而明亮,能够照耀身边的一切;但是,当他经历了雷达峰下那个小村庄齐家屯的打击之后,当他看着那些原本拥有鲜活生命的树种在他面前倒下之后,他开始封闭自己内心的世界。从那一刻起,他才真正地体会到人类有多么丑陋,丑陋的程度颠覆了他原先对人类的认知。那一次对树木的砍伐,更像是对他心灵世界的摧残,像是对他性格的彻底改变。他不想再遭受一次这样的挫败和无力,他逐渐变成了另一个人,一个冰冷的、严肃的、不带感情的人。
手机突然震动起来,用一阵铃声把他带回现实。伊文斯扫了一眼来电显示:是施诗的电话。他点击接听按钮,把手机贴近耳际,脸上依旧是一脸波澜不惊:“怎么了?”“总部那边已经把通过筛选的人视为新成员了。卧底的人叫汪淼,是个研究纳米材料的项目负责人。”电话另一头传来施诗清冷的声音。伊文斯停顿了几秒,问:“就是那个能看到倒计时的科学家?”“是他。”“看来申玉菲的提示他还是听进去了。”“毕竟要是再这样下去,他可能会疯了。”对话进行到这里,伊文斯难得地扬了扬嘴角,对着另一边的施诗说道:“比我们想象的更不堪一击。”“不是所有人都有我们这样的经历和性格。”施诗淡淡回答。“还有别的信息么?”“暂时没有。有新的进展会及时告知你。”“好。”这通电话简短到了极致,却让伊文斯心中的不安愈演愈烈:既然地球政府的人能发现总部下一次集会的地点,那他们也极有可能会在船只经过河道时把“审判日”号以极其残酷的方式拦截下来,甚至抹杀船上所有相关人员的性命。恐惧和不安很快占据了伊文斯的内心,他突然意识到,假设他真的失败了,信息可能还没来得及销毁就已经被地球政府的人截获,那么他将失去他拥有的一切包括他自己,组织为期十几年的努力将前功尽弃。伊文斯深吸了一口气,他起身,走到甲板上问船长有没有别的航线。船长转过身来凝视着眼前的年轻人,有些不解:“为什么要换航线?是出了什么问题吗?”
“并没有,船长。我们是负责运输货物的,收货方换了收货地址,想问一下有没有能更快到达的航线。”“这样啊……目的地是哪里呢?”“澳大利亚悉尼市。”“好的。大副!”船长离开甲板,走到舱室内与大副交谈起来。伊文斯不紧不慢地跟了上去,追问道:“稍等。船长,请问这条航线还是要经过巴拿马运河么?”“是的。先生是有什么顾虑?”船长的疑惑油然而生:一般渡轮出海航行都是要经过巴拿马运河的,如果是负责运输货物应当是知道这一点的,但这位先生却貌似不想经过运河,是什么因素导致他有这种想法?“没什么,只是想问一问。抱歉叨扰了。”伊文斯深知,继续追根究底只会让自己在船长眼中变得更加可疑,既然做到这一步都摆脱不了地球政府布下的天罗地网,那就只能正面迎击了。在船长和大副困惑的目光中,他再次慢步回到了甲板上,开始想象追捕会是以什么形式与他们见面。大海一片碧蓝,看上去深邃而安宁。随着微风拂过,海面泛起了微弱的波涛,挟带着被海浪撕得支离破碎的金色曙光翻涌起伏,耀眼而迷人。纵使海面再平静祥和美丽如画,海洋深处依旧危机四伏、险象环生。不知过了多久,伊文斯才从栏杆边离开,活动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舒展过的身体,环顾周围一片空旷的海域。也许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就以这样的方式度过了三个小时:好像想了很多,又好像什么都没想,任由大脑自由地天马行空,去想那些平时他从来不会让自己思考过多的事情。大概是因为一个人呆了太久的原因,当许久没有听到的人声出现在耳边时,伊文斯以为是自己的幻觉。“你在这儿呆了很久吧?”清亮的声音如泉水一般澄澈明净,仿佛除了它以外的声音都是黑白的色调,只有它带着一抹欢快的、朝气蓬勃的亮色。伊文斯有些意外,原因之一是他本以为除了船上的水手和工作人员,不会有人来找他说话的;而原因之二,则是因为这个声音实在与施诗过于相似了,唯一的不同之处在于这个声音的音色柔和却不失活泼,而施诗的声音除了沉静就只有冰冷。“是。我也不是很清楚,可能呆了有三个小时吧。”因为来和他搭话的人实在很少,伊文斯的话罕见地比平时多了些。其实,他心里是很惊讶的:他转过身,想知道和他说话的人是谁,却看到了一位棕色长发的年轻女孩。她皮肤细腻的脸上稚气未脱,甚至可以说她是青涩无知的少年。这样的孩子怎么会加入组织?伊文斯禁不住好奇地多打量了两眼,想从这孩子的身上找出一些异于常人的地方。
“不用找了,伊文斯先生。”女孩像是拥有读心术,看透了他内心的想法。接着,这位女孩说出了令伊文斯感到难以置信且荒谬至极的话:“我原本不属于这个时代。我从未来穿越而来。我是林Summer,请多多指教,伊文斯先生。”伊文斯震惊了。他首先想到的是打电话给施诗核实一下这是不是组织的计划,但是很快,这个想法被他否决了:如果施诗不知道这个女孩的存在,那么她一定会怀疑自己在精神方面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并建议他在成功转移之后去医院诊断一下。无奈之下,他选择对女孩的话暂时持怀疑态度:“我有什么理由相信你请你拿出你证明身份的证据。”女孩轻笑一声,像是对他的半信半疑感到荒唐可笑:“我没有证据不就是最好的证明?难道说你觉得来自未来的人会有你们这个时代的证件资料”伊文斯的表情依旧冰冷,他又恢复了从前的状态,大脑飞速运转,想出了对策:“那,在你们那个时代,世界变成了什么样?”他就不信,一个没有监护人的女孩,能凭空编造一个以现在为基础的时代背景和历史进程。

本文由奇点天文作者上传并发布,奇点天文仅提供文章投稿展示,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奇点天文立场。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人物故事入围博克体计划奇思妙想

[科学家的故事]采访许靖华教授

2021-7-30 4:06:00

奇思妙想

土星卫星土卫二存在着甲烷,科学家认为这可能存在生命迹象?

2021-7-31 0:31:3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