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到底是什么颜色的?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1929年,天文学家哈勃公布了一个震惊科学界的发现,这个发现很大程度上导致这样一个结论:所有河外星系都在离我们远去,即宇宙在高速膨胀著。遮一发现促使天文学家想到:宇宙在膨胀,那麽就有可能有一个膨胀起点。天文学家勒梅特认为,现在宇宙是由一个“原始原子”爆炸而成。这就是爆炸学说的前身。美国天文学家伽莫夫接受并发展了勒梅特的思想,于1948年正式提出了宇宙起源的大爆炸学说。

不是黑白的。万物都有颜色,宇宙也应该有颜色

那么,宇宙是什么颜色的呢?解决这个问题的最好办法是跳出宇宙,看一看它到底是什么颜色的。但这永远无法做到。因此,宇宙的颜色靠科学分析。

人类的双眼是通过可见光来鉴别物体的颜色的。太阳发出的可见光为综合颜色的光,根据波长的不同,可分解成红橙黄绿青蓝紫等不同颜色的光。

整个宇宙的可见光光谱,应该是所有星系光谱的综合,星系的可见光光谱就是所有恒星的可见光光谱的综合。这么说来,宇宙的颜色应是白色的。但是我们知道,恒星可见光的颜色,由于年龄和温度的不同而有红黄蓝色的不同。因此,宇宙不会是白色的。

美国人卡尔·格莱兹布鲁克等两名天文学家通过对20万个星系光谱的研究,2002年1月宣称宇宙的颜色是“一种比淡淡的青绿色稍绿一点的颜色”。但不久后又修正为浅棕色。

如果这是正确的话,那也是宇宙当前的颜色。随着年龄的变化,宇宙的颜色也会有变化,就像植物果实由青变黄或变红、变紫一样。夜晚的天空是什么颜色?为了回答这一问题,约翰霍普金斯天文台的两名科学家K·格拉兹布鲁克和I·鲍德里对两万个银河系的星光进行了研究,并对它们的颜色进行综合平衡。2002年,他们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从整体上看,宇宙呈现的是绿色。宇宙是绿色的?正当人们困惑之时,美国纽约曼塞尔颜色科学实验室的几位科学家,很快就给格拉兹布鲁克和鲍德里指出他们对宇宙颜色的判断不准。原来,两位天文学家用来分析宇宙颜色的计算机程序中,参考白点的设定存在问题。

参考白点指的是在特定照明环境下人眼所看到的最白光线,它会随着施加的环境光照不同而发生变化。格拉兹布鲁克和鲍德里等所用的程序,错误地采用了偏红的参考白点,这就好比是在一个红光照明的房间里去观察宇宙,结果看到了一个青绿色的宇宙。而要想在真正的意义上谈论宇宙的颜色,应该是假想观看者置身一个黑暗的背景中,在这样的背景中,宇宙呈现出的颜色就是米色。但他们嫌这一说法不够确切,又邀请各界来为宇宙颜色定名。据介绍,共有300多人传来了电子邮件,建议五花八门,包括“大爆炸米色”、“银河金色”、“宇宙土色”、“天文杏仁色”等等。最后,牛奶咖啡色脱颖而出,成为获选者。

事实上格拉兹布鲁克和鲍德里犯的错误并不是孤立的,因为其实宇宙本身就充满视觉颜色。其中一部分在6月份得到充分展示,因为太阳光在6月份对地球的日照时间最长。我们以典型的恒星太阳为例。如果我们问:太阳是什么颜色?人们通常会说:柠檬黄色。但如果问国际空间站的宇航员,他们会坚持认为,太阳就像雪一样白。正确答案让相信眼见为实、生活在地球上的人们大吃一惊:宇航员们的观点是正确的,因为地球的大气层散射了太阳光的一些蓝色成分,于是天空呈现出天蓝色。白色的太阳减去蓝色,剩余的颜色混合便表现为橙黄色。但即使是空间站的宇航员们也未感知到真实的太阳颜色。白色只是人的视网膜对组成彩虹的各种颜色的刺激所产生的反应。

让我们将太阳是什么颜色的争论搁在一边,来讨论另一个问题:在组成太阳光的所有颜色中,哪种光最强?对玻璃棱镜折射光的光谱以及彩虹的分析就清楚地给出了答案。最亮的颜色是绿色。因为绿色是太阳能量输出最强的波段。太阳的峰值域是在绿色波段。实际上,宇宙的光线来自众多的“银河系”,而银河系又是由众多的“太阳”组成的。毫无疑问,约翰·霍普斯金天文台的科学家就是由此得出结论:宇宙是绿色的。他们的失误在于,当大量的绿色和其他各种颜色混合时,他们忽略了人的视觉对这种混合颜色的反应。

在夜晚,那些均匀反射或发射混合颜色的物体,比如月亮和织女星,看起来几乎都纯白色。其实在夜间,太空中白色的星体并非只有一种色彩,或发出光芒的色彩不均衡,而是以一种颜色为主的混合色。这种占统治地位的颜色不是绿色,而是红色。6月份夜晚,位于天空东南方低处的火星呈现出红橙色。火星表面类似铁锈的氧化铁吸收了太阳大多数颜色的光线,而优先反射光谱中的橙黄色。夜空中最南边较显眼的大火星与火星的颜色相匹配,它的希腊文名称的意思是“火星的对手”。不过大火星的橙色却有不同的起因。就像一块加热的铁,在它变成炽热的白色之前,会呈现橙色。

大火星距太阳420光年,它是一颗相对而言较冷的恒星。它发出的红色光线比其他颜色要多许多。它还受到高挂夜空的亮星——大角星的橙黄色光线的照射。实际上恒星绝不会呈现为绿色。最热的恒星展现的是模糊的蓝色,最冷的恒星表现为鲜红色。只有同时抑制热的蓝色和冷的红色,绿色才能在混合颜色中占统治地位,而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不过,有时候我们也会在天空中见到绿色。当来自太阳的带电粒子从地球大气层中激励氧原子时,氧原子就会发出绿色的射线。也就是在北方地区地平线以上几度沿晨昏线升起的扇形光幡,称为北极光。它只能在夜晚看见。极偶然的情况下,它会呈现从东到西横贯天空的光弧状。如果能幸运地探测到从远处行星发出这种类似绿色的光线,这就要引起我们高度的重视了,因为绿色的朝霞意味着有自由氧存在。

科学家们坚持认为,只有在有植物生命存在的行星上才有希望发现自由氧。当寻找外星生命的星际探险时代到来时,绿色就是最好的命令:“出发!” 夜晚的天空是什么颜色?为了回答这一问题,约翰霍普金斯天文台的两名科学家K·格拉兹布鲁克和I·鲍德里对两万个银河系的星光进行了研究,并对它们的颜色进行综合平衡。

2002年,他们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从整体上看,宇宙呈现的是绿色。宇宙是绿色的?正当人们困惑之时,美国纽约曼塞尔颜色科学实验室的几位科学家,很快就给格拉兹布鲁克和鲍德里指出他们对宇宙颜色的判断不准。原来,两位天文学家用来分析宇宙颜色的计算机程序中,参考白点的设定存在问题。参考白点指的是在特定照明环境下人眼所看到的最白光线,它会随着施加的环境光照不同而发生变化。格拉兹布鲁克和鲍德里等所用的程序,错误地采用了偏红的参考白点,这就好比是在一个红光照明的房间里去观察宇宙,结果看到了一个青绿色的宇宙。而要想在真正的意义上谈论宇宙的颜色,应该是假想观看者置身一个黑暗的背景中,在这样的背景中,宇宙呈现出的颜色就是米色。但他们嫌这一说法不够确切,又邀请各界来为宇宙颜色定名。据介绍,共有300多人传来了电子邮件,建议五花八门,包括“大爆炸米色”、“银河金色”、“宇宙土色”、“天文杏仁色”等等。最后,牛奶咖啡色脱颖而出,成为获选者。

事实上格拉兹布鲁克和鲍德里犯的错误并不是孤立的,因为其实宇宙本身就充满视觉颜色。其中一部分在6月份得到充分展示,因为太阳光在6月份对地球的日照时间最长。我们以典型的恒星太阳为例。如果我们问:太阳是什么颜色?人们通常会说:柠檬黄色。但如果问国际空间站的宇航员,他们会坚持认为,太阳就像雪一样白。正确答案让相信眼见为实、生活在地球上的人们大吃一惊:宇航员们的观点是正确的,因为地球的大气层散射了太阳光的一些蓝色成分,于是天空呈现出天蓝色。白色的太阳减去蓝色,剩余的颜色混合便表现为橙黄色。但即使是空间站的宇航员们也未感知到真实的太阳颜色。白色只是人的视网膜对组成彩虹的各种颜色的刺激所产生的反应。

让我们将太阳是什么颜色的争论搁在一边,来讨论另一个问题:在组成太阳光的所有颜色中,哪种光最强?对玻璃棱镜折射光的光谱以及彩虹的分析就清楚地给出了答案。最亮的颜色是绿色。因为绿色是太阳能量输出最强的波段。太阳的峰值域是在绿色波段。实际上,宇宙的光线来自众多的“银河系”,而银河系又是由众多的“太阳”组成的。毫无疑问,约翰·霍普斯金天文台的科学家就是由此得出结论:宇宙是绿色的。他们的失误在于,当大量的绿色和其他各种颜色混合时,他们忽略了人的视觉对这种混合颜色的反应。

在夜晚,那些均匀反射或发射混合颜色的物体,比如月亮和织女星,看起来几乎都纯白色。其实在夜间,太空中白色的星体并非只有一种色彩,或发出光芒的色彩不均衡,而是以一种颜色为主的混合色。这种占统治地位的颜色不是绿色,而是红色。6月份夜晚,位于天空东南方低处的火星呈现出红橙色。火星表面类似铁锈的氧化铁吸收了太阳大多数颜色的光线,而优先反射光谱中的橙黄色。夜空中最南边较显眼的大火星与火星的颜色相匹配,它的希腊文名称的意思是“火星的对手”。不过大火星的橙色却有不同的起因。就像一块加热的铁,在它变成炽热的白色之前,会呈现橙色。

大火星距太阳420光年,它是一颗相对而言较冷的恒星。它发出的红色光线比其他颜色要多许多。它还受到高挂夜空的亮星——大角星的橙黄色光线的照射。实际上恒星绝不会呈现为绿色。最热的恒星展现的是模糊的蓝色,最冷的恒星表现为鲜红色。只有同时抑制热的蓝色和冷的红色,绿色才能在混合颜色中占统治地位,而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不过,有时候我们也会在天空中见到绿色。当来自太阳的带电粒子从地球大气层中激励氧原子时,氧原子就会发出绿色的射线。也就是在北方地区地平线以上几度沿晨昏线升起的扇形光幡,称为北极光。它只能在夜晚看见。极偶然的情况下,它会呈现从东到西横贯天空的光弧状。如果能幸运地探测到从远处行星发出这种类似绿色的光线,这就要引起我们高度的重视了,因为绿色的朝霞意味着有自由氧存在。科学家们坚持认为,只有在有植物生命存在的行星上才有希望发现自由氧。

当寻找外星生命的星际探险时代到来时,绿色就是最好的命令:“出发!” 夜晚的天空是什么颜色?为了回答这一问题,约翰霍普金斯天文台的两名科学家K·格拉兹布鲁克和I·鲍德里对两万个银河系的星光进行了研究,并对它们的颜色进行综合平衡。2002年,他们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从整体上看,宇宙呈现的是绿色。宇宙是绿色的?正当人们困惑之时,美国纽约曼塞尔颜色科学实验室的几位科学家,很快就给格拉兹布鲁克和鲍德里指出他们对宇宙颜色的判断不准。原来,两位天文学家用来分析宇宙颜色的计算机程序中,参考白点的设定存在问题。参考白点指的是在特定照明环境下人眼所看到的最白光线,它会随着施加的环境光照不同而发生变化。格拉兹布鲁克和鲍德里等所用的程序,错误地采用了偏红的参考白点,这就好比是在一个红光照明的房间里去观察宇宙,结果看到了一个青绿色的宇宙。而要想在真正的意义上谈论宇宙的颜色,应该是假想观看者置身一个黑暗的背景中,在这样的背景中,宇宙呈现出的颜色就是米色。但他们嫌这一说法不够确切,又邀请各界来为宇宙颜色定名。据介绍,共有300多人传来了电子邮件,建议五花八门,包括“大爆炸米色”、“银河金色”、“宇宙土色”、“天文杏仁色”等等。

最后,牛奶咖啡色脱颖而出,成为获选者。事实上格拉兹布鲁克和鲍德里犯的错误并不是孤立的,因为其实宇宙本身就充满视觉颜色。其中一部分在6月份得到充分展示,因为太阳光在6月份对地球的日照时间最长。我们以典型的恒星太阳为例。如果我们问:太阳是什么颜色?人们通常会说:柠檬黄色。但如果问国际空间站的宇航员,他们会坚持认为,太阳就像雪一样白。正确答案让相信眼见为实、生活在地球上的人们大吃一惊:宇航员们的观点是正确的,因为地球的大气层散射了太阳光的一些蓝色成分,于是天空呈现出天蓝色。白色的太阳减去蓝色,剩余的颜色混合便表现为橙黄色。但即使是空间站的宇航员们也未感知到真实的太阳颜色。白色只是人的视网膜对组成彩虹的各种颜色的刺激所产生的反应。

让我们将太阳是什么颜色的争论搁在一边,来讨论另一个问题:在组成太阳光的所有颜色中,哪种光最强?对玻璃棱镜折射光的光谱以及彩虹的分析就清楚地给出了答案。最亮的颜色是绿色。因为绿色是太阳能量输出最强的波段。太阳的峰值域是在绿色波段。实际上,宇宙的光线来自众多的“银河系”,而银河系又是由众多的“太阳”组成的。毫无疑问,约翰·霍普斯金天文台的科学家就是由此得出结论:宇宙是绿色的。他们的失误在于,当大量的绿色和其他各种颜色混合时,他们忽略了人的视觉对这种混合颜色的反应。

在夜晚,那些均匀反射或发射混合颜色的物体,比如月亮和织女星,看起来几乎都纯白色。其实在夜间,太空中白色的星体并非只有一种色彩,或发出光芒的色彩不均衡,而是以一种颜色为主的混合色。这种占统治地位的颜色不是绿色,而是红色。6月份夜晚,位于天空东南方低处的火星呈现出红橙色。火星表面类似铁锈的氧化铁吸收了太阳大多数颜色的光线,而优先反射光谱中的橙黄色。夜空中最南边较显眼的大火星与火星的颜色相匹配,它的希腊文名称的意思是“火星的对手”。不过大火星的橙色却有不同的起因。就像一块加热的铁,在它变成炽热的白色之前,会呈现橙色。

大火星距太阳420光年,它是一颗相对而言较冷的恒星。它发出的红色光线比其他颜色要多许多。它还受到高挂夜空的亮星——大角星的橙黄色光线的照射。实际上恒星绝不会呈现为绿色。最热的恒星展现的是模糊的蓝色,最冷的恒星表现为鲜红色。只有同时抑制热的蓝色和冷的红色,绿色才能在混合颜色中占统治地位,而这是不可能发生的。

不过,有时候我们也会在天空中见到绿色。当来自太阳的带电粒子从地球大气层中激励氧原子时,氧原子就会发出绿色的射线。也就是在北方地区地平线以上几度沿晨昏线升起的扇形光幡,称为北极光。它只能在夜晚看见。极偶然的情况下,它会呈现从东到西横贯天空的光弧状。如果能幸运地探测到从远处行星发出这种类似绿色的光线,这就要引起我们高度的重视了,因为绿色的朝霞意味着有自由氧存在。科学家们坚持认为,只有在有植物生命存在的行星上才有希望发现自由氧。当寻找外星生命的星际探险时代到来时,绿色就是最好的命令:“出发!”

本文由奇点天文作者上传并发布,奇点天文仅提供文章投稿展示,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奇点天文立场。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天体介绍宇宙之谜

天王星的物理性质概述

2021-8-18 23:33:09

三生万物奖宇宙之谜

黑洞也是由分子组成的?

2021-8-18 23:42:57

2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